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
地址:关注网页游戏厂商和玩家超新动态,游戏展会信息,游戏八卦事件
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传真:+86-123-4567
电话:1398353141
邮箱:23521@qq.com

狗万金融狼队赞助

熊猫直播的末日癫狂

文章来源:狗万合作伙伴狼队-狗万资讯 更新时间:2019-07-03 07:03

  弹幕上刷满“熊猫一姐”,一位主播在享受着最后一刻观众人数暴涨的“荣耀”。她在麦克风前提议大家通过刷“666”来证明自己不是系统分配的假用户——在直播的世界里,烘托人气的僵尸粉比微博上只多不少,大家对此心知肚明。几秒之后,6666盖住了整个屏幕。

  “平时我直播间也就几百人,现在140w人,我直播从来没这么多人过。”长发白裙的漂亮女主播在唱歌跳舞的间隙,对着电脑那端的用户们感叹,“没想到我的直播巅峰是在熊猫直播要垮台的时候。”

  3月7日,传说中的熊猫最后一夜,她不是唯一一个人气王。在这个被称为“最后的癫狂”的夜晚,各个主播轮流当一姐(最具人气主播),很多人都实现了人生中第一次百万人气,这种盛况很容易让人误以为熊猫不是面临破产关停,而是重回巅峰。

  在屏幕上打出666,为各位熊猫一姐烘托人气的,很多是从斗鱼、虎牙等其他直播平台转过来的路人用户。他们从鱼吧、微博等其他渠道看到消息,特地在这一天下载熊猫直播。3月9日,熊猫的ios排名还奇迹般地蹿升到娱乐免费榜的第一名,免费总榜的第14名。要知道,在过去一年里,熊猫直播都挤不进免费榜前1000。

  “可热闹了,那天晚上有发二维码要钱的,有各种女主播疯狂跳舞的。”一般只在斗鱼上看直播的大学生艾静告诉36氪,狗万游戏资讯,她是在斗鱼的鱼吧看到了“二台倒闭文艺复兴” 的消息,还有很多房间号。她向36氪解释道,一方面熊猫快倒闭了,原本绷在每个直播间里的监管之弦一下子放松了,以往直播间里不能出现暴露、敏感话题等,有可能在末日之下彻底放开;另一方面,由于熊猫破产,很多主播可能会加入斗鱼,斗鱼迎来文艺复兴。

  “最后一夜”的消息是由熊猫内部流出。7日晚10点,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全员微信群“盼达踢威”里发了一封公开信,宣布公司无奈决定以遣散员工的方式为熊猫直播画上句号,服务器将在3月8号关停。不过截至发稿,熊猫直播依然能打开,只是已无法注册新账号。

  “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我们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,管理层在过去两年中不断的尝试……遗憾的是,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。”这封信只是最后的正式通告,员工们都没有太意外。在同一群,过去一个月里,不断有关于破产和裁员的零星通知,HR部门早就开始收集员工简历,帮助对接头条、映客、快手等用人需求。

  张菊元在风投和网易等大公司那里因为融资四处碰壁的同时,熊猫上的主播也很久没有拿到自己的签约工资。

  “现在别打赏了,直接微信给管理转红包,三年了就当给我个纪念,我想钱想疯了?随你怎么说,我都已经三个月没拿到工资了!”

  这是7号晚上,熊猫TV女主播娜娜不断重复的一段话。当晚的熊猫TV,有种末日狂欢的即视感,无数主播与粉丝道别,告知微博QQ群等关注渠道,方便换平台后保持人气。

  随便点开才艺类主播的直播间,飘着的弹幕大都是“脱” “抖一个”“跳一下”。主播也回应粉丝说“今天只要不太出格,都还行。你们能看一点是一点,以后去其他平台就不能像今天这样了。”

  另一位长期关注直播的男性用户M告诉36氪,当天晚上“福利”很多,很多主播变成“失足少女”,甚至有些视频还被网友录下来做成“资源”在群里分享,而他自己也会分享一些房间号或者链接到QQ群里。

  有主播直接将自己的微信收款二维码放在了直播间上,反复表示:“你们只需要给我发1元微信红包就好了,我不要多,就要1元。”“100元就可以得到女主播私人微信并进群,不定时有福利视频发布”,甚至有主播直播下跪要红包。

  “反正我就是想去看看没有超管里面会乱成啥样子。”艾静说。许多用户是怀着同样的猎奇心理,把一晚上的时间消耗在熊猫上。

  就连有些超管似乎都有些放飞自我,与“水友们”一起点评起女主播的颜值,评论“这种货色的照片也值300,脑子瓦特了?”还有一位超管提醒“请主播加大尺度”。

  直播页面上类似 “xxx请xxx吃了1个佛跳墙”的礼物提示在11点前从未间断。事实上,在当天晚上要礼物比以往都要更加容易。龙虾、佛跳墙等虚拟礼物都已无法提现 ,还是有很多人在各个直播间中疯狂刷礼物,管它什么理性不理性,只求将库存刷出去。

  比起打赏平台上的虚拟礼物,反倒是扫二维码打赏更容易直达主播。但艾静和M当晚都没给主播发红包,也没有打赏,“我觉得他们这种就很像网络乞丐了,除非真的很喜欢。”艾静说。

  喜不喜欢,是看直播的观众决定要不要送礼物的的最大原因。“这有点像追星,你喜欢你一个明星,就会想和他有互动”,从2015年就开始看游戏直播的川哥告诉36氪。

  但直播与追星不同的是,你给主播打赏的越多就越有可能建立私人联系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民币玩家一掷千金。“要是你打赏的很多的话,主播们也会关注你的,可能有机会的话还会主动联系你。”

  不仅如此,现在你还可以在平台付费成为某个主播的会员,参与每天的抽奖——这种博彩式的玩法是很多直播平台秘而不宣的营收方式,在新鲜感丧失的后直播时代,从凶猛的短视频手里抢回了一批直播忠实用户。“我知道他们收的钱肯定比这个奖金多,但是万一中奖了,我6块钱的会员中几千块很值啊!”

  但现在,起码在熊猫直播的平台上,以小博大的幻想已经破灭。癫狂终究归于平静,剩下的主播和熊猫内部员工都需要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“何去何从”。

  直到今天,熊猫直播的首页上依然飘着“再见熊猫” “熊猫最后一播”等充满离别意味的主题,仍然有人在不舍和惋惜。

  “只要还能播我就会一直在熊猫上坚持播。”户外主播萱萱是最后一批坚守在熊猫上的主播,“王思聪怎么就能让熊猫关了呢?他那么热爱电竞。”

  直到9号晚上还有3万多人气的主播铠歌也在直播中谈到解约问题,“解约书已经在我这儿了,但是我还没签,我觉得熊猫还没死嘛”,作为从内测就开始在熊猫直播的老主播,狗万合作伙伴狼队他选择熊猫就是“当时觉得王校长有钱”。

  被称为“王校长”的王思聪对熊猫的倒闭保持沉默,他的微博更新时间停留在1月19日,内容是“为2019年LPL iG电子竞技俱乐部送上奖杯”。王思聪是真的热爱电竞,但在他的心里,电竞显然不等于熊猫。

  铠歌没决定之后要去哪里,“我还是希望熊猫活过来,这样我不仅能拿到工资还能继续在这里直播”,毕竟在一个平台上人气难以迁移,并且其他平台本身就有大量主播,就算现在去其他平台也面临不小的竞争,“实在不行我就去富士康上班。” 铠歌开玩笑说。平台上的很多主播已经放弃,只是在挂机,等待服务器挂掉,或者播自己以前的视频。

  对于熊猫的员工来说,可能更难以接受这一结果。36氪联系了几位熊猫TV的工作人员,他们表示现在不便接受采访,不过熊猫最近的事情还是会有人处理,“公司还没给出具体回复”、“还没确定下家”、“感谢熊猫”是多位员工的回复。

  如两个月前张菊元在熊猫年度盛典上所说,“熊猫目睹了资本风口的疯狂,见证了千播大战的硝烟,也体会了互联网寒冬的残酷。”但这残酷来得比张菊元想的更猛烈,当经历了千播大战、重金抢人、流量开路,资本趋于理性,大浪淘沙,熊猫将止步于此了。

  种种原因导致了熊猫的破产,经营不善、高管内斗、资金短缺、定位不清都是原因,但是这并不妨碍用户、主播、员工对它的正面评价。“我觉得不管是主播还是粉丝都对熊猫TV有很多感情,因为它带给我们的真的是全网最好的用户体验了,平台整体界面清爽干净,几乎没有广告弹窗,熊猫的高清等于别人的超清。”主播阿涛“感觉像家没了一样”。

  但他们总归是要去往下一个平台的,熊猫的故事收尾,直播却已经深切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。虽然还未与熊猫解约,阿涛已经在和斗鱼或者企鹅接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地址:关注网页游戏厂商和玩家超新动态,游戏展会信息,游戏八卦事件电话:400-123-4567传真:+86-123-4567

Copyright © 狗万游戏资讯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ManBetX狗万 ICP备案编号:辽ICP备13007069号-1 网站地图